星球大战 恐怖骑士

时间:2019-12-03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主人公藏在树后,骑士骑着高头大马俯身查看,没有什么发现,然后恐怖骑士走了。也许不是星球大战中的人物。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

  主人公藏在树后,骑士骑着高头大马俯身查看,没有什么发现,然后恐怖骑士走了。也许不是星球大战中的人物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达斯·维达本名阿纳金·天行者,母亲西米·天行者(Shmi Skywalker)是一名在沙漠星球塔图因星上工作的奴隶,她在迷地原虫(Midi-Chlorine,又称纤原体,与原力密切相关的微观生命)的作用下处女怀胎,生下了阿纳金,后来认为这次怀孕与达斯·普雷诡斯(Darth Plaguis),也就是银河帝国皇帝帕尔帕庭(Palpatine,西斯名Darth Sidious)的西斯师父,数年前的一次实验性的原力释放有关。同母亲般,阿纳金9岁以前以奴隶的身份过活。母子俩原本属于赫特人贾巴(Jabba the Hutt)的妻子,后来在一场飞车赛中被输给了机械二手零售商瓦托(Watto)。在后者手下,他以超常的天赋学会了许多机械组装技巧,并以擅长修理著称。这段期间内,他制造了一具外交型机器人C-3PO帮助母亲的工作。

  9岁时,阿纳金遇到绝地武士魁刚·金(Gui-Gon Jinn)与时任纳布星女王的帕德梅·阿米达拉(Padme Amidala)等逃难的一行人。由于拥有异常高的迷地原虫指数,魁刚认为他是预言中平衡原力的天选之子(The Chosen One),故期盼能将他带回绝地议会,可是在请瓦托释放他时却遇到阻碍。魁刚引诱瓦托与他达成一场飞艇赛赌约,之后的赛艇比赛中,阿纳金用高明的技巧赢得比赛,也为自己赢得自由身。然而回到银河共和国首都科洛桑(Coruscant)后,以尤达大师(Master Yoda)为首的绝地议会预见到阿纳金的未来阴云密布,以他年纪过大为由不同意训练他,固执的魁刚未听从议会的指令,执意要训练阿纳金,甚至不惜让自己的徒弟欧比-旺·克诺比(Obi-Wan Kenobi)提前出师。不久奎刚一行人回来拯救纳布星,魁刚本人在和达斯·西迪厄斯(Darth Sidious)尊主的徒弟达斯·摩尔(Darth Maul)决斗时被杀。而与此同时,阿纳金与机器人R2-D2驾驶战机,透过他高超的驾驶技巧成功摧毁贸易联盟的母舰,成为打赢战役的关键人物之一。同时,欧比旺·克诺比因击杀达斯·摩尔,被绝地议会升格为正式的绝地武士。为了达成师傅遗愿,他独排众议要求收阿纳金为徒,尤达虽然认为阿纳金的未来充满黑暗,但最后还是接受他的意见。

  年轻时的阿纳金慷慨无私,但易怒冲动,常以鲁莽且冒险的方式完成任务,故常被师傅欧比旺·克诺比教训。不过,两人的关系却随时间过去而日渐紧密;欧比旺视他为拯救光明面的希望,也认为自己足以负担教导者的任务,故以无比的耐心教导阿纳金;同样的,这时的阿纳金也视克诺比为父亲一般。与此同时,借纳布危机上台的原纳布星议员、共和国议会议长帕尔帕庭在绝地议会猜忌阿纳金时向阿纳金示好,与阿纳金建立了十分亲密的私交,被阿纳金看做另一位良师益友。十年过去了,阿纳金已经十九岁。由于转任银河议会议员的前纳布星女王帕德梅·阿米达拉遭到不明人士行刺,阿纳金接受了保护议员的任务。这是两人相隔十年后首次见面,彼此的友情也再度燃起;阿纳金为帕德梅的知性与理想所吸引,帕德梅也对阿纳金的才华产生好感。两人在纳布星湖畔的别墅萌生的爱情火苗,也因阿纳金无法克制冲动的个性而急速加温。

  但这段期间,阿纳金却不断受到关于母亲死亡的噩梦困扰。最后他按耐不住,在征得帕德梅同意后与她一起私自跑回故乡塔图因星上找母亲。在摩斯埃斯帕(Mos Espa,塔图因城镇)他从瓦托口中得知了母亲这几年的讯息:农夫克里格·拉尔斯(Cliegg Lars)出钱赎回他母亲的自由。可是他又从继父口中听到另一个坏消息:他母亲受到塔斯肯突击队(Tusken Raider,塔图因土著,愚昧残暴)的攻击,已经失踪了一个月。

  著急的阿纳金在塔斯肯人的营地里找到性命垂危的母亲。尽管他试图带她回去,她仍在他怀里断了气。愤怒的阿纳金杀光了全营地的男女老幼。愤怒之余,阿纳金对于自己违背绝地的信念感到惭愧,处于矛盾下的他在千里赶来的帕德梅安抚下,才逐渐恢复。这时他也发誓要保证今后身边的人不再陷入死亡的阴影。丧母一事也成为安纳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——正是从这一刻起,他开始对绝地产生猜忌;也正是从这一刻起,帕德梅成为了他唯一的精神支柱。而丧母之痛与屠营之怒,在安纳金心中埋下了黑暗的种子,间接导致了他后来的悲剧。

  不久两人却接获绝地议会传来的消息:欧比旺为了追踪恶名昭彰的赏金猎人詹果·费特(Jango Fett),在分离主义份子的秘密本部吉奥诺西斯星(Geonosis)探索时被敌方抓住。

  虽然长老院令阿纳金按地不动,但在帕德梅劝说下两人仍违背指令,前去拯救欧比旺,但两人随后也被分离主义份子逮捕,三人被一同送到竞技场受刑。这时绝地大师梅斯·温杜(Mace Windu) 率领的众多绝地武士与稍后尤达(Yoda)统帅的克隆人大军前来营救并一举扭转了局势。这时,为了追击分离主义首脑之一杜库伯爵(Count Dooku),奥比旺与阿纳金追到隐藏的停机坪。但两人不是杜库伯爵的对手,阿纳金失去右手,幸好尤达赶来才解除危机。此战之后,阿纳金同帕德梅·阿米达拉回到纳布星秘密结婚。

  在随后的克隆人战争(The Clone War)中,因阿纳金武技卓越、战功赫赫,议会决定让阿纳金出师,升格为绝地武士(Jedi Knight),他与欧比旺的关系也开始转为如兄弟一般。多数人(包括阿纳金自己)认为,他升上绝地大师的(Jedi Master)当是迟早之事。

  然而,绝地议会对于帕尔普廷议长利用战争期间扩权的行为早已不满,共和国议会与绝地议会间的摩擦也日渐增加,这让夹在中间的阿纳金陷入矛盾之中;在屡次要求升格为大师未遂后,他对绝地的信任开始动摇。

  在夺回首都的战役中,阿纳金在议长面前打败了杜库柏爵,并杀了他。至此贸易联盟为主的分离主义分子走向衰亡。可是同时,绝地长老院开使怀疑议长是否另有企图,于是派身为议长好友的阿纳金去探测他的行动,这使阿纳金陷入两难。同时,他开始梦见已怀孕的爱妻帕德梅·艾米达拉痛苦死亡的景象,这使他担心自己会重踏失去母亲的悲剧。当绝地们无法给予他任何有效的解决办法时,议长的魔爪正逐渐伸向这位绝地武士...。

  数次谈话里,帕尔普廷暗示阿纳金黑暗面(Dark Side)的强大:它能做到光明面无法达成的事,包括使人长生不老。只要一个人陷入恐惧与愤怒,便能轻易进入黑暗力量的世界。刚听此话时,阿纳金感到好奇,但当帕尔普廷透露他就是西斯的首领,绝地们想要消灭的达斯·西迪厄斯时,阿纳金慌了。他立刻告知绝地长老院二号人物梅斯·温杜大师这消息,却陷入个人情感与国家大义的问题里:如果黑暗面能拯救他的妻子,是否该杀死西帝呢?最后,他不顾一切冲入议长办公室,打断了温杜与西帝的生死决斗:受到西帝的诱惑,他斩断温杜的右手,西帝用原力闪电杀了温杜。阿纳金才见识到黑暗面的强大力量。他陷入恐惧、惭愧和混乱之中,最后在达斯·西迪厄斯的怀柔威逼下,阿纳金下跪投入西斯门下,并赐名为达斯·维达。

  趁著多数绝地武士在外出征,达斯·维达杀害了留在绝地圣殿的绝地学徒,达斯·西迪厄斯则宣布建立银河帝国,自己成为新帝国的皇帝。同时利用66密令,杀光大多数在外领军的绝地大师。大事抵定后,达斯·维达被派去贸易联盟的秘密总部玛斯塔法星(Mustafar)杀人灭口。在他完成任务准备离开时,逃过一劫的奥比旺跟随帕德梅来到该星球。在愤怒之下,两人撕破过去的师徒恩情,在岩浆河旁进行决斗。

  师徒决斗格外激烈,最后奥比旺使计斩断维达双腿及左手,随后涌出的岩浆熔化他的皮肤,使他只能愤恨的看著奥比旺离去。虽然皇帝亲自带他回去治疗,但从此全身严重烧毁的达斯·维达必须穿戴黑暗笨重的维生系统,并不时发出毛骨悚然的呼吸声。虽然投入了黑暗面,他仍然无力挽救爱妻,帕德梅·艾米达拉在生完对龙凤胎(即日后的天行者卢克与莉亚公主)后便绝望而死。得知此消息的维达极度悲愤外,也比从前更加冷酷无情。讽刺的是,维达(或者应该说是阿纳金)为了拯救爱妻而投入黑暗面,可是帕德梅却也正是因为他投入黑暗面而心碎逝去。

  绝地瓦解之后,达斯·维达成为皇帝身边最忠实的助手:透过强大的原力,他剿清躲在各地的绝地武士。同时,他掌控强大的帝国军队打垮各地的叛乱份子。可是,残酷无情的达斯·维达常为小事杀害底下的军官与战俘,也因此成为各势力最忌惮的人物。在《星球大战前传3:西斯的复仇》与《星球大战4:新希望》的这段时间里 在帝国成立第19年,皇帝宣布解散帝国议会与各省,打算用强大军力和新开发的秘密武器死星(Death Star)建立个人的恐怖政治。因此,各地纷纷组织反抗军,其中又以奥德朗星(Alderaan)公爵贝尔·奥加纳(Bail Organa)与其养女莉亚公主(Princess Leia Organa)所领导的反抗势力最为著名。这些反抗势力最后组成反抗军同盟(Rebel Alliance),平日以秘密的方式各自活动,必要时才集结对抗帝国大军。

  身为皇帝最重要的副手,维达自然担起剿灭叛军的任务。在次任务中,维达逮捕了他的亲生女儿莉亚公主,逼她交出反抗军偷到的死星设计图与反抗军的基地位置,同时首次使用刚落成的死星,彻底摧毁了莉亚美丽的家乡奥德朗星。后来他发现莉亚供出的情报是假的,便将其长期监禁。

  但意外的,死星设计图与莉亚的求救讯息随著机器人R2-D2与C-3PO来到维达的老家塔图因星上,并辗转流入他的亲生儿子天行者卢克(Luke Skywalker)手中,因而意外激发这位拥有多项天赋的青年。经历一番冒险后,卢克与隐居的奥比旺搭乘走私者韩·索罗(Han Solo)与武技族人丘巴卡(Chewbacca)驾驶的千年隼号(Millennium Falcon)太空舰来到死星打算拯救公主。在此,达斯·维达再度与恩师交手,并在决斗中杀了奥比旺,但奥比旺得以化成绝地英灵,时时指引卢克走向绝地之路。

  由于奥比旺拖住了维达,卢克与韩带著公主成功逃离死星(可他们不知道舰上已装有帝国的追踪器),并带著死星设计图回到位在雅汶四号星(Yavin 4)的反抗军基地。经过细心规画后,反抗军派出以X翼战机组成的飞行中队展开攻击死星的行动。但同时,帝国军的死星也锁定基地的位置,打算用死星将整个星球完全毁灭。而达斯·维达则亲自驾驶钛战机防卫反抗军的攻击。利用强大的原力与高超的驾驶技巧,维达击灭大多数敌机,唯独对拥有相同天赋的卢克却难以成功。就在紧要关头,韩·索罗驾驶千年隼号偷袭维达成功,维达与战机被震飞到轨道外,卢克则成功击毁死星(详细作战过程可参考雅汶战役)。

  尝到败绩的维达发觉儿子的强大潜力,于是在皇帝的指示下进行拉拢卢克的计划:先以强大的火力摧毁反抗军的基地,特别是在霍斯星(Hoth)的战役几乎瓦解反抗军的战力,逼得卢克、莉亚和韩等领导者被迫四处流亡。维达又招募大批赏金猎人,并在贝斯坪星(Bespin)的“云城”布下陷阱抓住莉亚和韩,以诱骗他的猎物——在尤达培训下,即将成为绝地武士的卢克。

  果然,卢克为了拯救两人而独闯此城,然后再度遭遇到他的“杀父仇人”。两人首次交锋,卢克虽然进步神速,但仍不是维达的对手。经过一番打斗,卢克被斩断右手,最后被逼入绝境;这时维达才说出一切的真相:他希望父子能联手,最后共同统治这个帝国。但卢克以行动拒绝父亲的邀请:他跳入城市的通风口,直到莉亚回航才脱离险境。

  击溃反叛军后,皇帝开始计划兴建一个更大、威力更强的第二颗死星,并筹谋一举毁灭反叛军同盟的计划;同时,反叛军也开始陆续会合,准备与帝国一决雌雄。不同于上次的死星,维达接替死于第一颗死星爆炸的帝国星区首长塔金的监督工作,狡猾的皇帝则亲率大军指挥这场将来的战役。

  皇帝的计划刚开始进行的很顺利:反抗军主要的战舰与领导人物都参与了这场战争,历经劫难的卢克、莉亚和韩则率领一支小队伍袭击恩多星(Endor)上提供死星保护罩能源的发电厂。不久,卢克告知莉亚两人的生世之谜后,便独自去找等待许久的达斯·维达。如皇帝所预料,这支袭击小队攻入发电厂时被附近埋伏的帝国大军逮住;新的死星虽然未完工,但火力仍足以摧毁反抗军的主力战舰,大量的帝国战机也让反抗军难以招架。至于被带到死星上的卢克被维达压制住他攻击达斯·西迪厄斯的企图,而邪恶的皇帝说出他同伴将遭遇的灾难时却无能为力。这时,皇帝的阴谋终于快达成:他已经引导卢克踏入西斯的入门:对未来的恐惧,以及对现况的愤怒。

  但皇帝看似完美的阴谋却遇到了困难:愤怒的卢克与维达再次对决,维达透过原力得知原来莉亚公主是他的女儿,可愤怒的卢克却已斩下他的机械右手。这时皇帝大喜,命卢克杀掉父亲,成为他的新徒弟。卢克却收起光剑,以平静的心情拒绝皇帝的诱惑。这时愤怒的达斯·西迪厄斯发出强大的原力闪电想宰掉这个不知好歹的“失败品”。维德无望地站在一边,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主人的折磨下痛苦地翻滚挣扎。终于,维德再也看不下去了,他转而反抗自己的主人;他用仅存的左手抓住正在施放闪电的皇帝,往通向炉心的深渊丢去。皇帝死了,达斯·维达又变回天行者阿纳金,可是皇帝强大的电流已破坏了他的维生系统,并重创他的内脏器官,安纳金注定无法活下去。年趋45岁的维达倒在儿子怀里,就在他垂死之际,维德消失,安纳金·天行者归来了。他要求他的儿子移去那几十年来一直遮住他脸部的沉重、恐怖的面具。面具和生命维持系统被移开了,安纳金第一次、也是最后一次用自己的双眼注视着自己的儿子。在拯救了自己的儿子、让自己的灵魂在力的光明面重生后,安纳金静静地死去,成为原力的一部份。那一夜,卢克在恩多卫星的森林中举行了一个简朴的火葬,烧去了那副曾经包裹住安纳金残缺躯体的黑暗盔甲。

  阿纳金的遗体死后便化为绝地英灵,遗留的黑色盔甲则随著卢克离开了死星。反抗军最后摧毁了死星,打赢了被称作恩多战役的关键战事。同尤达、奥比旺和天行者阿纳金的英灵出现在卢克等人面前向其道贺。达斯·维达的两次转性虽然带给他自己与身边的人极大伤害,但也印证了奎刚·金坚持他为原力带来平衡的预言。